NEWS CENTER
船员:工作与世隔绝,犹如"坐水牢"
来源: | 作者:Keyidea | 发布时间: 2015-11-25 | 723 次浏览 | 分享到:

业内人士:新模式将彻底改变船员生存现状

 
    “终于远离漂泊的日子,上岸了。”11月12日,刚刚办完离职手续的谭勇(化名)走出公司大门,这意味着他告别了13年的海上漂泊生活,开始了新的人生。领导曾劝他留下,并承诺工资翻倍,他拒绝了,父母岁数大了,他想多点时间和家人在一起。谭勇说,这次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7名船员,他们有的回村里种地,有的去做了建筑工,有的当上了物业维修工,而谭勇的新工作是快递员。2015年6月25日,第五个世界海员日之际,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发布了《2014年中国船员发展报告》,报告称,越来越多的海员“弃船上岸”,我国正面临船员人才流失的挑战。而这背后是艰苦枯燥的工作环境和聚少离多的精神压力。上了船就与世隔绝,犹如“坐水牢”,是船员们普遍的工作环境,当陆上信息通畅到近乎“无死角”时,海上的船员仍在枯守信息孤岛。


        失联状态,险让船员抱憾终生
        船员是谭勇的第一份工作,上船之前,他一直在山东老家种地。2002年,谭勇发现同村的很多朋友都离开了村子,当上了船员,在工作几个月后,带回很多洋货,这让谭勇很羡慕,在村里呆了25年,结婚、生子、种地……他也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就在当年,谭勇决定离开家乡“闯世界”,开始了海上漂泊的日子。运送一趟货物,要几个月,谭勇每天除了日常工作,和同事们简单交流外,要么面对大海发呆,要么在宿舍里发呆,从最初的新鲜到日复一日的重复、枯燥,“无法与外界联络,没有任何娱乐活动,就像是坐牢。”谭勇渐渐变得沉默和烦闷,他开始想家、想孩子,想念自由的生活,他最盼望的是一个月一次的“福利”——卫星长途电话,听听家人的声音,这是谭勇唯一与外界联系的机会:“虽然很昂贵,但是没有选择”。很多次,他想放弃,但当他看到手里厚实的工资,和家人争相翻着洋货的幸福表情,他又决定坚持下去,只为给家人搏一个好的生活。一次父亲的病危,让谭勇后怕之极。去年年中,谭勇的父亲心脏病突发住院抢救,医生很快下了病危通知书,当时谭勇刚出海执行任务,妻子急得不知如何联络谭勇,庆幸的是,父亲抢救及时,转危为安,才没让谭勇抱憾终生。这次突发状况让谭勇坚定了“弃海上岸”的想法。
        和谭勇一样,年轻时就在船上工作的周德全(化名)称,自己过的就是与世隔绝的生活。今年45岁的周德全,到现在还没成家,“谁会嫁给一个7、8个月都见不着面,近乎失联的男人呢?”周德全从小在北京部队大院长大,天马行空的他,船员一做就是20多年,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每次船舶停靠岸边时,找个酒馆去喝酒,然后再带着大量的酒回到船上,长此以往,周德全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换工作?这个岁数,能干什么?”周德全开始变得慵懒,不再去想更多的改变;他最迫切的希望就是船上的娱乐活动能丰富些,这样,他也许会干得更长久。


        与世隔绝,致船员抑郁成疾
        船上的“娱乐项目”少,就自己主动创造条件。
        姚建广(化名)是谭勇的老乡,在谭勇的带动下,也成了一名船员。
听谭勇说了船上的枯燥生活,本来就比较宅的姚建广起初倒是表现得很乐观:“因为,我就喜欢有自己的空间!”每次上船之前,他就准备好各种自己喜欢的“娱乐项目”:几本书、MP3和几张DVD,不到一个月,这些“娱乐项目”就用完了:书看完了;MP3听腻了;DVD也看了好几遍。就连和同事们聊天也没了话题,“之前知道的新鲜事儿也八卦完了。”时间长了,他发现,包括自己在内的船员们,除了喝喝酒打打牌,大部分时候,都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渐而渐之,原本就不爱交际的姚建广变得更加闷。
终于执行完任务,回家过节,姚建广发现大家聊得火热的“热点新闻”“娱乐八卦”,自己根本不知道也插不上话,“建广,你不是在海上吗?应该是世界各地的新闻,无所不知啊!”朋友们像看怪物一样看他,这让姚建广更加沉闷寡言。他知道,朋友们并不了解船上没有网络,就连电话,也是很长时间才能打一次,本来就不爱说话的他,懒得跟朋友们解释,他也担心原本大家都羡慕他的工作,现在会招来质疑。久而久之,他变得越发不爱与人交流,他甚至希望回到船上,远离人群。这样的情形,让人想起永远不肯将脚步移向陆地的内心极度自闭的“海上钢琴家”。家人发现了姚建广的不对劲,逼着他去医院,竟被医生诊断为中度抑郁症,在家人的坚持下,不久前,姚建广和谭勇一起,告别了海上漂泊的日子。


        昂贵的通信设备,让船东望而却步
        交通运输部海事局曾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目前我国每年培养航海类专业学生2.1万余人,毕业时实际到远洋船舶工作的占80%,5年后仍在船上工作的本科生不超过20%,将海员作为终身职业的更是少之又少。
        如今,海陆两地的薪酬差距正逐渐缩小,工作环境却天壤之别。越来越多的船员选择上岸工作,甚至有的还被高薪挖走。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南方某航运公司的一些高级船员被中介高薪挖走,导致停航事件,从而给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由于高级船员的短缺,不少船运公司已出现“船等人”的现象,往往是一艘船只为等一个大副而不能起航。
        业内人士纷纷呼吁遏制船员流失现象,否则会直接影响中国航运业的发展。
        而对于如何留住船员,除了薪资调整外,最主要的是改善工作环境,让他们彻底改变“单调”、“乏味”、“坐水牢”的现实状况。
       “船上什么时候可以像陆上一样轻松上网?”谭勇也曾不只一次地问过船东,毕竟这是谭勇喜欢的一份工作。如果船上有了网络,谭勇就可以和家人及朋友随时保持互动,第一时间知道家里的情况。
        “我们也希望船上能上网,这样,不仅能丰富船员的业余生活,提高他们的积极性,也会更高效地执行任务,节省运营时间和成本。”船东说,但是在船上装一套终端设备,要几十万元,再加上昂贵的流量费用,“我们实在装不起。”船东们说。
 据了解,尽管随着海上通信卫星的普遍应用,通信网络正逐渐覆盖,面对昂贵的价格,仍然使很多船东不得不无奈地选择放弃。
当通信网络在陆地上全面覆盖之时,人们怎么能够不忘记海上的他们,帮助他们远离信息孤岛,不再与亲人及陆地“失联”呢?
        据了解,行业内对此也一直在争论研究,寻求破局之道。令人振奋的是,近日,据业内人士透露,经过长时间的探索与研究,今年12月1日将在上海举行的“首届海上卫星宽带服务航运产业研讨会”上,这种现象将有望得到彻底改变。届时,业内专家、学者、企业家将齐聚一堂,探讨彻底改变船员工作及生活现状的新形式,并正式对外发布具有颠覆性的新型商业运作模式,这一模式的推出,将彻底解决航运行业的海上通信问题。
        “一定要让船东们降低运营成本;也一定要想办法确保船员们不仅可以打电话,还可以看新闻联播、看电视肥皂剧;并随时随地可以上网聊天、微信、视频、购物等。”据该人士透露,这一模式一定会为整个卫星应用行业乃至航运业带来一次历史性的巨变。


    转自 李晋 卫星与网络